孙坚: 以陶瓷制造“拓荒”非洲市场

2017-12-21 09:38:37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徐明

  人物名片

  孙坚:旺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跳出舒适区,选择自己从未涉足的行业——在国内市场摸爬滚打了二十余载的孙坚,选择非洲开始了自己的二次创业。

  带着中国的陶瓷制造,孙坚和他的旺康控股集团如今在非洲4个国家布局陶瓷生产企业,累计完成了14亿元的产业投资。他自豪地宣称,其中没有一分钱来自银行。

  回望这六年的非洲市场“拓荒”之路,开拓者的背后有着太多的笑和泪。

在建的乌干达工厂

  转赴尼日利亚开展产能合作

  从2002年开始,孙坚便一直从事生产制造业。在去非洲之前,他在温州、台州等地拥有6家企业,涉及化工、鞋材、船舶、贸易和皮革等。彼时,其身家早已过亿。“当时《京都协议书》一签,我就觉得高耗能产业在国内是没什么发展空间了。”虽然尚未走下坡路,但孙坚意识到自己身处的行业看不到未来。于是,他开始逐步抽离国内的业务。“6个工厂收掉了4个”,尝试携资本和技术“走出去”。

  孟加拉、印尼、菲律宾、伊朗、巴基斯坦……在跑遍了全球十几个国家之后,孙坚把投资办厂的首站选在了尼日利亚,并听从了朋友的建议,把陶瓷生产作为自己的新事业。

  “尼日利亚的陶瓷需求量大,也是非洲第二大石油出口国,而且作为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当地的劳动力资源丰富。”孙坚介绍,在其尼日利亚工厂,人工单月成本扣除税费后,折合人民币约为1000多元,远低于国内水平。

  2011年,通过利用当地资源开展产能合作,孙坚在尼日利亚创办了占地900多亩的陶瓷生产企业。目前,企业拥有4条生产线,日均产量达到14万平方米,是非洲单体产量最大的一家企业,改变了尼日利亚当地瓷砖常年依赖进口的局面。目前,企业总员工达到2000多人,其中当地员工占了九成。

  深知工人是第一生产力的孙坚,在改善员工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上不遗余力:员工的住宿条件不亚于3星级宾馆的标准,24小时提供热水,两人标间;包吃住,配备专业厂医,企业薪资待遇高于当地平均水平;每人每年有一个月带薪假期,公司提供往返机票。

  “就连企业里的厨师都是我从温州带来的。”孙坚笑道。

驻坦桑大使吕友清陪同坦桑尼亚总理马贾利瓦出行视察旺康陶瓷(坦桑)有限公司

  成功模式在非洲其他国家复制

  在孙坚看来,非洲投资有两大风险:一是政局,二是汇率。

  首先是政局,大选、罢工,种族和宗教冲突都可能引起动荡和骚乱。他本人就曾经历过近在咫尺的死亡危险,“那次车子被打得和马蜂窝一样,司机不治身亡。”他没有从非洲退却,只不过在那之后,给自己的用车和企业大门都加装了防弹设施。

  另一方面,由于不少国家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和其他自然资源,市场容量一般较小,从而导致汇率波动较大。“这里既会面临当地政府严格的外汇管制风险,也面临进出口贸易中结算货币汇率变化的风险。”孙坚说道。

  为了规避这些因素带来的投资风险,当年拓荒“险中求胜”后,孙坚认定“必须要分散投资。”

  随着尼日利亚项目渐入佳境,孙坚近年来先后在非洲其他国家复制这一模式。他投资3亿元人民币,分别在东非的坦桑尼亚和西非的加纳,各设立一家陶瓷企业。达产后,每家企业的日均可生产6.5万平方瓷砖。上述两个项目,也都是当年所在国度最大的外资项目。

  事实上,孙坚的分散投资,不仅止于陶瓷生产选址国家的分散。在其规划中,随着陶瓷工厂步入正轨,下一步将考虑涉足其他产业。

  “我们已经谋划了几个项目,都在谈了,中心还是围绕建材,将会同当地的国计民生和基础建设结合。”

尼日利亚项目开工现场

  不惧竞争却更担心盲目扎堆

  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非洲经历了不同寻常的增长时期。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至2019年,全球增长率最高的22个国家中就有14个是非洲国家。非洲经济增长基础正经历着由原来主要依靠自然资源,逐步向能源、基础设施、金融服务、大型零售业等多个领域扩展的阶段。

  温商在非洲不仅做贸易、办工厂,还建设工业园区、从事资源开发,所涉行业有森林资源的开采,农业种植,有色金属的选矿加工,废旧塑料回收加工,瓷砖、皮革、皮鞋及纺织品生产制造,还设立商品城市场经营小商品销售和批发。特别是近年来,包括温商在内,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也把非洲作为“走出去”的目的地首选。

  “竞争无处不在,企业过不了竞争关,就是过不了生存关,那说明自身投资项目选择、管理等环节还有问题。”孙坚并不担心由此可能带来的竞争,他认为,现在早已是全球一体化的世界,没有不面临竞争的事情,无论竞争还是竞合,都要求自身具备实力。他唯一担忧的,是无序的盲目扎堆,“一头热”的短视现象在国外上演。

  旺康在加纳设立的陶瓷企业,两条生产线日均可生产约6.5万平米的瓷砖,除满足当地的4万平方米需求外,剩余的发至周边国家销售。随着当地一些华人企业转行从事陶瓷生产,加之国内上市公司的进入,使得加纳的瓷砖产能直逼17万平方米。类似的情况,出现在坦桑尼亚,也出现在尼日利亚。“原本市场供销平衡,如今却需要一年半才能消化当地一年的产量。”

  为了规避风险,孙坚在坦桑尼亚的陶瓷企业选择了强强联合。

  博达集团,这家来自广东的民企扎根当地已有20多年,是一家集采购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跨国企业集团。在南非、坦桑尼亚、肯尼亚和莫桑比克都设立了海外销售公司,且拥有一个叫Goodone的建材品牌,其中坦桑尼亚拥有近60%的市场占有率,是南非的第一大中国建材品牌。

  作为生产商进入坦桑尼亚市场,旺康免不了要与博达竞争,反过来对于博达而言,也会造成一定的市场冲击。“好在民企机制较为灵活,沟通也更为顺畅。”在原有资源网络的基础上,旺康同博达最后达成协议,联合成立新公司,由旺康控股66.5%,并生产一个新的品牌“Goodwill”,代表新希望。“博达的Goodone依然保留,两个品牌在产品结构上形成互补。”孙坚说道。

加纳项目土地签署仪式

  投资非洲其实成本并不低

  由于尼日利亚等一些非洲国家和中国没有相互免签,旺康目前为赴当地工作的中国员工办理商务签证,且只能通过机构代办,单人成本需要2000多元。以200人计算,一年光签证费就将近40多万元。不仅如此,旺康还为400多名中国员工每人都上了200万元的保险,每年的员工机票费用也得1000多万元。

  “很多有意‘走出去’的企业都存在一个误区,认为在非洲投资成本会更低,其实恰恰相反。”孙坚表示,劳动力素质和气候环境的差异,会加大“走出去”企业的前期成本投入。

  “我们的设备都是国际一线品牌,一方面是出于操作人员整体素质不比国内考虑,得靠‘机器换人’;另外就是受当地气候条件的影响,设备更易耗损,所以得用最好的。”孙坚说,办签证需要时间,打电话有时差,如果设备质量不过硬,一旦出问题维修成本就很大。

  因此,旺康在非洲设厂,很多设备配件都是直接从国外包机空运,因而一般陶瓷厂建设周期需要一年,而旺康仅用10个月时间。

  结合这几年在非洲投资的经验,孙坚有一些自己的心得:“请的人要对,还得懂法律。”孙坚介绍,非洲的环保参照的是欧洲的标准,因而非常严苛,前期准备工作必须要做到位。

  其次,要把握好劳资关系。目前大多数非洲国家均已建立严格的劳工权益保障机制,当企业雇用当地籍员工超过一定人员时,员工有权成立工会,法律保护工会组织罢工的权利。“传统企业‘走出去’应更深入了解当地劳工法律,积极主动地组建工会等组织,并充分发挥其在协调劳资关系,促进稳定生产中的关键作用。”

  孙坚还在积极谋划项目拓展。作为温州今年对外投资项目之一,旺康控股集团又在非洲的乌干达投资2亿元设立陶瓷厂,预计明年4月建成投产。届时,旺康在非洲的十多条生产线年产量可占整个非洲市场需求量的四分之一。

编辑:邱林如

要闻推荐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