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尽的《荆钗记》

2017-11-08 10:45:00  来源: 温州日报  

(原标题:《说不尽的<荆钗记>》)

新编南戏《荆钗记》主创人员在庆典活动中接受访谈

10月4日晚,中秋月圆之夜。温州大剧院,温州越剧演艺中心三代同堂20载庆典演出《荆钗记》。演出前,主持人朱小杰先生一段妙趣横生的报幕,一句“晚上来看演出的都是真爱”,引得剧场欢笑回应。曾演过1000多场,但只此一家的“三代同堂版”《荆钗记》就此拉开序幕。

《荆钗记》很古老。古老到居宋元四大南戏《荆》《刘》《拜》《杀》之首。然而,正如元人胡衹遹有云:“拙者踵陈习旧,不能变新,使观听者恶闻而厌见。”随着时代的更替,观众审美取向的改变,戏曲剧目追求与时代审美的对接必然会摆在改编者的面前。一个高明的改编者必定会是一个得时代风气之新者。1997年,温州推出“南戏新编系列工程”,作为《荆钗记》的改编者,张思聪先生以有益(将古代温州人的美好情操开掘,发扬光大“守信重诺”的传统美德)、有戏(从拣材处理、主题强化、人物改动等方面追求好看)、有情、有趣对口衔接,改原来48折戏,精简为8折加序幕,化繁芜庸杂为曲折跌宕,以生动感人除礼教宣讲,一出起于时代精神,溶于戏曲节奏,符合当代艺术审美的佳作《荆钗记》变身出世,立于舞台。“舞台虽小能演天下事”,传统戏曲传递的真善美成为了民众守望教化的精神家园。新编南戏《荆钗记》能在张思聪的笔下穿越时空,沟通古人与今人的情感,在于南戏文化血脉中依然流淌着古今皆同的崇德向善力量。

上百幅有岁月痕迹的照片讲述着越剧《荆钗记》的辉煌历史和温越的发展轨迹

《荆钗记》很成功。从1997年到2007年,巡演华夏大地,获奖无数,好评如潮。20年的“叫好”与“叫座”,足以证明新编越剧《荆钗记》是成功的。成功一则因为改编者的“推陈出新”不是“弃陈出新”。张思聪先生认真研读48折旧本,把握住“守信重诺”这一根本主题,然后再依据剧情需要、人物性格进行增删修改。可圈可点之处多矣,如添加序幕即为神来之笔。序幕即在无形中交代了人物关系,情感产生,又形成副线,与主线相辅相成。张先生作为一名优秀的编剧,能做到以古为“体”,以今为“用”,是《荆钗记》得以“复活”、20年书写雄风、成就精品的奥秘所在。成功二则在于幕后集体创作的强大力量,尤其是导演、作曲、舞美、服装等。择其一来论,不能不说本剧极富地域特色的音乐成就了新编越剧《荆钗记》的属于温州。一个讲述温州人的故事,又能将瓯剧、温州民歌的音乐素材进行有机的利用和融合,特别是把著名的温州民歌《叮叮当》作为全剧的色彩主调,又经过变调、展开、复调等手法,经常并反复出现在配音和唱腔过门之间,使之贯穿在越剧主音乐之中,观众沉醉在浓浓的温州乡音乡情里,似乎也就聆听到了遥远南戏的古老回音。

《荆钗记》很年轻。20年,对于《荆钗记》第一代主演而言会是怎样一种概念,当汤丽芳、贾小萍出场亮相,笔者分明听到了清晰的惊呼“她们两人年龄相加都超过130岁了”,但似乎又听到了“还好年轻啊,真的一点都不老”。被“温越”演了1000多场的《荆钗记》就像这两句惊叹,也还很年轻。儒雅的扮相、圆润的唱腔、潇洒的做派,似一坛老酒,入鼻又满是新香。解读站在舞台上的汤丽芳,笔者思忖她是把“艺术永无止境、创造永无休止”告诉了下一代承传者。当贾小萍拈着香,与汤丽芳深情凝望,或许这个时候谈论年龄是最为苍白的。转瞬一逝的人生20年之于艺术风采是年轻,之于《荆钗记》的传承依然还是年轻。《荆钗记》是一出亦悲亦喜,但终归是一出大团圆的喜戏。当上元佳节,王十朋答对全部问题,满场红灯亮起,王、钱二人相拥而立的时候,笔者想着彼时虽不是正月元宵,却是八月十五,到底是应景欢喜了。“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新编《荆钗记》之于八百余年南戏源头自然是年轻。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荆钗记》三代同堂20载庆典演出的意义,那么笔者认为是:“新编南戏《荆钗记》二十周年庆典演出是一份南戏文化创新性传承、创造性转化的代表性总结”。清人黄图珌云:“毋失古法,而不为古法所拘;欲求古法,而不期古法自备”。戏曲艺术的生命活力在于动态传承,但是这种动态传承又在于有根基的传承,即出自于保留中国戏曲灵魂的同时,转换创作思维,创作出“仍然是戏”的作品,延续传统文脉。以20载《荆钗记》演出为标志的“南戏新编系列剧目”的青春不老,证明着温州南戏的强韧生命力。“南戏故里”作为温州区域文化的标志,是温州具有唯一性的文化资源。弘扬传承南戏文脉,以更好地提升温州人的文化认同感,就像这说不尽的《荆钗记》,永远古老而又年轻。

编辑:林如珏

要闻推荐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