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林毅夫在温州畅谈世界经济:思路决定出路!

2017-07-10 14:56:07  来源: 温州晚报  

  7月8日,第十一届中华发展经济学年会在温州隆重召开。本次会议由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发展经济学分会主办,温州大学商学院、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承办。周末的早晨,可容纳两百余人的温州大学岩松堂的雁山厅座无虚席。

  中华发展经济学分会是2006年经民政部批准正式成立的,谭崇台、何炼成等著名发展经济学家担任名誉会长,业务范围涵盖学术交流、理论研究、社会调查、书刊编辑、专业培训、国际合作和咨询服务等方面。

  本次年会由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发展经济学研究分会副会长、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教授主持,温州大学的李校堃校长、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副会长兼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王志伟教授和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发展经济学研究分会会长兼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的郭熙保教授分别致辞。李校堃在致辞中向来宾们介绍了温州以及温州大学,特别是近几年温州大学的发展以及发展模式,其独特的温州魅力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随后,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原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林毅夫教授做了题为《新结构经济学、自生能力与新的理论见解》的主题演讲,阐述了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基础,提出新的理论见解。

  新结构经济学是现代经济学中研究经济增长的本质和原因的一个子学科,它采用新古典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来研究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及其决定因素。新结构经济学的核心思想是:每个时点上的生产力和产业结构是由该时点的要素禀赋及其结构决定的,作为上层建筑的制度安排则需与之适应。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要素禀赋状况各异。在发展中国家,资本较为稀缺,劳动力与自然资源相对丰富;在发达国家,资本相对丰富,劳动力资源相对短缺。要素禀赋结构在每个时点是既定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要素禀赋及其结构将发生变化。新结构经济学的分析逻辑是,任何经济体在每一时点的要素禀赋结构是该经济体在此时点的总预算,而要素禀赋结构决定着要素的相对价格,并由此决定在那个时点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

  二战以后,有13个经济体实现了25年或更长时间每年平均达到7%或更高的增长速度,这13个经济体有如下五点特征:开放;宏观稳定;高储蓄、高投资;有效的市场机制;积极有为的政府。林教授认为,有效的市场与有为的政府同样重要,在这两个前提下,才有了开放、宏观稳定、高经济盈余,高投资回报的局面。林教授还特别指出:遵循比较优势是经济发展成功之道。政府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时,产业政策是个有用的工具,可以将政府有限的资源和能力最大化。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政府都采用了某种形式的产业政策来推动经济发展,但是大多数政府都失败了。为什么呢?原因在于这些政府的产业政策支持了违背本国比较优势的产业。发展中国家一般是为了赶超而去支持发展资本密集先进的产业,而这些产业相对于本国的发展水平来说太过超前,与这些国家的比较优势背道而驰,这些企业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中缺乏自生能力,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持来完成初期投资和持续运转,这导致了资源的低效配置和权力寻租;发达国家则是为了就业而去支持失掉比较优势的产业,无法创造最大剩余,从而失去了竞争力。对此,新结构经济学的产业政策是增长甄别与因势利导,即帮助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变成竞争优势产业,对于失掉比较优势的产业则帮助其转型、转产或退出。

  新的思想必然会和原有理论碰撞出火花。林教授把结构引进主流理论中,提出了9条新见解:最佳金融结构、人力资本投资、刘易斯拐点和人口红利、经济开放的利弊、国际资本流动、卢卡斯谜题、货币是否中性、超越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流动性陷阱等,点明了进一步研究的方向。最后,林教授总结说:思路决定出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失败是发展思路的问题,而新结构经济学能为发展中国家带来希望和帮助。

  新结构经济学是研究的金矿。今日的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都在艰难探索,此次会议的研讨不仅总结和反思了产业政策的成就与不足,而且展望了未来产业政策的制定目标和制定原则,为以后的经济研究建立了一个新的理论框架,对于深刻理解产业政策的本质、推动产业政策的科学制定与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增长具有重要的意义。

编辑:邱林如

要闻推荐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